快捷搜索:

碎玉、寒酥…… 古人给雪起的“外号”可真不少

碎玉、玉尘、银粟、寒酥……前人给雪起的“绰号”可真不少!

11月25日,南京下雪了,据懂得,在长江四桥和紫金山上都呈现了小雪飘飞的场景,真是有点令人惊惶掉措,雪花竟来得如斯之早……

一进入冬天,雪就颇受关注,什么时刻下雪?下了多大年夜雪?雪有没有化?这些都邑成为人们所关心的话题。自古以来,对付雪的描绘和讴歌也是数不胜数,这在古诗词中就可见一斑。

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

这是《诗经·小雅》中的名句,可见早在先秦时期,人们就以雪来陪衬气氛,从而营造诞活跃的画面感了;汉代时,张衡的《四愁诗》中有“欲往从之雪雰雰,侧身北望涕沾巾”的诗句,描画了塞上雪花纷飞的场景; 东晋的陶渊明也曾以雪入诗,他的“凄凄岁暮风,翳翳经日雪”同样为后人所称道;在唐代,杜甫的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”和刘长卿的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”也都脍炙人口,传颂至今;到了宋代,苏轼的“雪似故各人似雪,虽可爱,有人嫌”寄意深远,“风定落花深,帘外拥红堆雪”则是李清照抒发伤春情怀的佳句……

除了作为诗词中的“宠儿”外,雪也几回再三飞入昔人的画作中,如北宋的范宽就绘有《雪景寒林图》,图上的雪山层峦叠嶂,出现出磅礴的景象;南宋的夏圭则以江南的雪景入画,在《雪堂客话图》中,寒江上呈现了孤舟渔翁,在冬的沉寂中却蕴藏着勃勃活力;在清代石涛创作的《长安雪霁图轴》中,紫金山记者看到了险要的山峦和波折的河流,在堆雪的松林里还呈现了小桥和茅屋,以及头戴笠帽、身穿蓑衣的老者,让雪景中不乏自然灵动之趣。

今世美术教导家、画家陈之佛曾久居南京,在他的画作中,雪也是常见题材,画面每每透着傲雪斗寒的精神。《寒梅冻雀》《雪雁图》《岁寒三友》等作品皆以雪入画,也表现出画家在文字中所蕴含的风致。

前人对付雪的青睐还体现在对它的称呼上,历史上的文人雅士曾给雪起了诸多的雅称,如白居易在“漠漠复雰雰,春风散玉尘”的诗句中,就以“玉尘”来形容雪;而杨万里在“独往独来银粟地,一行一步玉沙声”中,则称雪为“银粟”;“朝来试看青枝上,几朵寒酥未肯消”是徐渭的诗句,此中的“寒酥”指的也是雪……别的,碎玉、琼花、玉沙、六出、凝雨等等都是前人对付雪的别称,这些词语或唯美或形象,真要为前人的“脑洞大年夜开”而点赞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